Cris

渣画手。偶尔写文消遣。
主混ut,aph。
家教淡圈。
大概是个杂食者。

messy!sans设定

*自己的au

*大幅度改变

*不知道怎么写设定就那样吧。

*来看看鸭...。


关于messy

这是一个未被完成的世界,它的创造者只是编好了角色们最初的设定就抛弃它离去了。甚至连角色们的颜色都没赋予,只有单纯的黑白灰三色。

地底下充满了悲观的气氛,大家都像没有灵魂的机器般实行自己的职责。

(只有pap对此还拥有希望。)


*某天这个世界被一个玩家开启了


*这个世界没有人类,而sans是代替人类被操控的目标。


因为玩家的特权sans同样拥有重置的能力。(可他不能自主的运用它,毕竟人类对他有绝对操控权。)他并没有决心,是程序数据的力量让他能够重置。

玩家在操控sans进行了多次游戏。从和善的对待他人到残忍的杀掉一切怪物。这使sans变得更加悲观。他开始认为一切都不重要了,反正所有东西到最后都要重新来过。


*玩家杀掉pap的时候sans曾第一次出现过一次程序大幅度错乱。


因为玩家不断的重置这个脆弱且未被完成的世界开始了崩溃,sans的程序逐渐开始错乱。他开始出现了一次次的乱码崩坏重组。

在又一次游戏死机后玩家抛弃了这个游戏,而已经混乱的sans则被踢出了这个世界。

他孤独一人的存在于虚无世界,core!frisk曾来找过他,但是他拒绝了加入omega世界线的邀请。

他有尝试过回去,可是他失败了。他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被程序弹出这个世界。(他还是能存在几秒钟的)。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回到自己世界的想法。他认为随遇而安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
*sans不喜欢说话,他甚至不喜欢他自己的名字。他大部分时间会用口罩遮住他的嘴巴。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未完成品。他不习惯于当第一也不喜欢最后一名,他最喜欢的是普普通通的做一个局外人。他曾经给自己取过messy的名字,但也不知道是否用了。


*他不喜欢字母a,因为他认为a是招摇的象征。(不知道从哪听来的。)


*他很羡慕原版sans。他很希望有人能复原他和大家的代码,即使他已经回不去他的时间线了。他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可以和大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玩家曾经的控制使他疲惫不堪。


*他的魔力很不稳固,时常出现混乱,混乱时整个骨会变得十分脆弱。而控制他的混乱则会让他困倦想睡。而且因为程序混乱的原因不休息好他的血量会掉。(但因为游戏中被玩家操控杀死过怪物的原因他的hp不止是1)


*他的审判眼是灰色的。


*因为脱离游戏的原因他的重置能力被削弱成进行短时间的时间倒流。这使他变得更加难以被攻击。(有次数限制。)


*他很孤独。


假装自己好好学习。

fmw的一些草稿💦💦💦

[黑白伊]血族梗(1)

*以前写的想了想发上来

*ooc慎入

*进来看看鸭。




“呐——费里西安诺。”

在一片迷蒙的雾中好似出现了什么。有谁的呼唤声响起。

"谁...?"

费里西安诺微微眯眸想要看清在那幕布后的人。

在他试图看清对方的同时,薄雾逐渐散开。他看到自己已很久没见的哥哥向他伸出手。在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海洋。他身着有些破旧的衣袍就像他离开时的模样,弯眉向自己笑了出声。

"弟弟..好久不见。?"

细风拂过波浪轻触过脸庞。那是温柔的..让人身心放松的舒适海风。

于是他抬手握住对方的手,勾起嘴角笑靥绽开。

下一秒。

对方的瞳色渐渐被金色浸染,费里西安诺望着他的身形抽长背后生出巨大双翼,他的面容与自己不断进直到近乎一致。费里西安诺下意识的想抽回手却被对方紧紧抓住。继而在自己惊惧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中,他朝自己咧开嘴笑了出来。

“呐...我亲爱的费里西安诺。”

“呼唤我呀。”

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对方靠近,在碰触到他身躯的前一瞬。

破空声响起。

随着巨响世界自空中展开巨大裂纹往下延伸,支离破碎的空间中倒映着对方失落带着几丝愤恨的表情,似混沌般的黑暗开始吞噬自己。


“哈...! ! !”


费里西安诺大口喘息着从床上坐起,床边的闹铃响着刺耳的声音。..是..梦吗。他无奈的想抚住自己前额,却在一阵肿胀的疼痛中止住了动作。视线从手臂往下望去——那是一片还隐约泛着深浅不一青紫的肌肤。与肌肤拼凑在一起形成一副有些病态的冷意。

啊..还没好吗。他将手放下露出苦笑,眼底缓缓升腾起浅淡的惧意却在转瞬间消逝。抬眸随意往钟上一瞥。

7:00。

...要迟到了!费里西安诺突然惊慌了起来,顾不得没吃早餐,将校服胡乱的往身上一件件套上,手持着书包就想往外冲。

细长的衣袖完美遮盖住他身上的肿痕。

等等..突然间他迅速折回房间,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。"胶,胶布.... "在杂乱的物品中寻出了一卷布,费里西安诺连忙将它在自己的右脸颊旁上包裹好——那是一块刺目的。丑陋不堪的。带着些灰色印记的斑,就像蠕虫般盘踞在他白净的脸上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反差,好似纯洁之物被污浊玷污一般的给人以不舒适感。在做好这件事的瞬间他拎起包往外跑去。

在他踏入学校的瞬间上课铃响彻。费里西安诺瞳孔瞬间缩紧好似在害怕些什么。

"报..报告...!"

老师与全班同学的视线汇聚在他的脸上,与他的目光相对。紧接着,全班一齐哄笑起来。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坐在后排几人不怀好意的目光。

咿—— 他缩了缩身子,不由自主的压低目光。......完蛋了。立于讲台上的老师面无表情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。“回到你位置上,费里西安诺同学。”特意加了嘴上的力度,费里西安诺趁她还未说出下一句话时迅速小跑回到座位上。"还有,下课来我办公室。"老师一字一板的吐出一句话。眼睛暗中朝他暗中扫了几眼。看到他依旧低着头不发一声时失望的收回目光。


[sf]噩梦(1)

*辣鸡文笔。ooc注意

*是乱写的脑洞可能有后续。

*进来看看鸭。



Frisk眼前发黑,她迷茫于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四周一片漆黑,是墨色晕染成如黑洞般的空虚。寒意顺着脊椎攀上。

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,眼神聚焦几次也是近乎全黑的幕。

不是…已经回归地面了吗。

“嘿…有人在吗?”

她尝试呼唤他人。、

“Sans? Papyrus? Undyne?……’

声音在黑暗中一次次回荡,回荡,再回荡。

但是没有人来。

她有些没落的蹲下身来,并没有恐慌,因为她充满决心要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。

代表着Frisk灵魂的红心正散发着光芒。

她思考着对策。

有了。

她用决心凝聚出光球,光芒细微照亮了这个漆黑之地。她到处走动起来想要观察一下她所处的新环境。

为什么一切都是黑色的?

Frisk疑惑极了,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弯下腰触摸着地面。光滑而又圆润的地板透着凉意,随着她的触摸竟是泛起了细微的光。

“扑通“

远处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“有人吗…?‘

Frisk向那处望去,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那。她小心翼翼的接近刚刚的发声物。红色光芒照亮的地方是……

“Sans?!”

她惊叫一声迅速赶到他身旁查看。

是血腥味。厚重的覆盖著了整个黑色空间。

粘腻的鲜血在她碰触到他的一秒包裹了她。Friisk惊慌的想要摆脱。

“ha……是我。

魔鬼在暗中吟语。

Frisk猛的睁开眼。阳光像针一样扎着她的眼眸让她不由自主的眯紧了眼。

“是…梦?噩梦。?“

她支起身来企图回忆梦中的情景。

模糊不堪。碎片似的记忆像是被撕碎的相片无法拼凑。

发生什么了?她不知道。

也许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噩梦吧,还是不要去回忆了。

Frisk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(为什么会感到这么担心?)

“hey,frisk!你醒了啊!“

带着一股奇怪腔调的声音从她房门口传来,而frisk只是抬起头来向对方微微一笑。

“恩,早上好呀Papyrus——“

微笑掩饰了面容下的几丝忧愁。

——为什么,这份担心却是越生越大呢。

没人知道,包括frisk她自己。

Frisk扶着楼梯下了楼,她的头到现在还微微有些刺痛。

餐桌上,她坐到sans对面。

Papayrus呢?她稍微有些紧张的左右看了看,不过,没有多久,papyrus就出现了。

“今天,我伟大的papyrus给你们做意面啦——”

Papyrus带着一脸自豪的笑容向两人走去。

Frisk先是一愣紧接着吞下一口口水。

保持决心……!

Sans则是分外冷静。

“hey,papyrus,很高兴今天你能为我们做意面,但我们可以下次再吃。”

“为什么SANS?“

他白色象征眼珠的瞳盯着papyrus。

“嗯……因为……”

“因为我们的肚子还很骨。”

“SANS!!”

Papyrus有些气愤的叫着甚至没有顾及到他的意面,随着哗啦一声——意面撒了一地。

“哦噢。”

Sans毫不在意的出声。

Frisk表示她保持沉默。

这真是一个欢脱的早晨,以至于frisk差点将她做的噩梦抛之脑后。

messy!frisk ask开放!
噫噫呜呜有些潦草但来问问趴qw